韦博英语培训中心与韦博英语培训

发布时间:

日前,网上一份落款为“有良心的韦博英语员工”的公告称,韦博英语北京全部六个校区已很久没有发放员工工资,基本处于停止运营状态,未来公司会宣布破产。

10月8日,红星新闻记者前往与韦博英语北京公司拥有同一法人代表的成都市锦江区新韦博培训学校(下称韦博英语银石校区)进行走访调查,发现该校区目前已经停课,校长业已离职,并有数十名家长学生上门讨要说法(点击以下蓝字链接查看往期报道)。

10月9日,红星新闻记者追踪采访发现,事实上,停课的不止银石校区。据学员统计,韦博英语在成都的三个校区(银石校区、苏宁校区和龙湖校区)目前均已停课,涉及约800名学员共计学费超2000万元。

此前,韦博英语也多次被曝存在“培训贷”、退费难等问题。10月9日,多名成都银石校区的学员也向记者讲述了自己此前被韦博英语“套路贷”的经历,并表示韦博英语目前给出的解决方案并不让人满意。“我们的第一诉求肯定是停止分期付款,学校现在都关了,我每个月还出钱干嘛?”

讲述:

“10个学员中起码8个都办了分期付款”

学员A:

课程顾问说不一次性交完学费

老师会更负责更上心

2019年5月,小A想要提高自己的英语水平,在妈妈的建议,小A去了成都市锦江区新韦博培训学校报名学习。

报名时,课程顾问建议小A采用分期付款。课程顾问说,不一次性把学费交完,老师会更负责更上心。小A说,自己开始没同意,但顾问再三劝小A,说这是没有利息的,每个月定时还款就可以了,只要不逾期就不会对以后有什么影响。

小A说,实际上,“老师会更负责”这句话对自己诱惑很大。因此,在和妈妈商量之后,小A在课程顾问的引导下,在京东白条上凭借自己的身份信息成功贷款了两万多元,作为两年来的学费。

在小A把第一笔钱交了以后,课程顾问只写了一个收据,说以后按时还款就可以了,也没有什么正式贷款合同之类的文件。

学员们展示的还款信息

学员B:

课程顾问让我把身份证给他

几分钟他就帮我完成了整个借贷过程

小B告诉记者,当时本来就是抱着学习的目的去报名的,所以很快就决定交费。在这个时候,课程顾问向小B推荐办理分期付款。课程顾问告诉小B,签约是跟银行签,没有任何利息,小B就比较心动了,“毕竟,一次性付一大笔钱,压力也大”。

在课程顾问的引导下,小B在几分钟内就通过一个微信公众号完成了借贷过程。他回忆,课程顾问最开始给自己说了一个公众号,打开了公号后课程顾问叫小B把身份证给他,填了信息就好了,整个过程基本都是由课程顾问直接搞定的。

“现在想起来是有点轻率了”。小B说,其实,包括自己在内的很多学员,到现在连课程顾问的中文姓名都不知道,日常联系方式只有微信。

出事之后,韦博英语的课程顾问们开始大量删除学员微信。目前,学员们已经很难和当初引导自己分期贷款的课程顾问们取得联系。

学员C:

很多学员都办了分期付款

10个里起码有8个

小C回忆,报名时,课程顾问告诉他要用京东白条付款,小C说,自己当时也不是很清楚,所以就稀里糊涂地按着课程顾问的说法来做了。学费将近三万元,分成了18期。

据小C所知,很多学员都办了分期付款,10个里起码有8个。“大家在韦博英语课程顾问的引导下,分别在京东白条、招联、有钱花等贷款平台办了贷款”。

目前,虽然已经知道学校出了状况,但担心影响到征信,学员们不敢不还。小C说,自己和其他同学也曾打电话给贷款平台客服,说明了现在遇到的情况,但被告知说必须要韦博英语出面,把钱还给了他们(贷款平台),学员们才能不继续还贷。

但现在学员们遇到的问题是,韦博英语根本无人出面。

诉求:

学员要求停止分期付款

但校方表示权限在总部手上

据学员自发组织统计,韦博英语在成都的三个校区(银石校区、苏宁校区和龙湖校区)目前均已停课,涉及约800名学员共计学费超2000万元。

对此,韦博英语将如何解决处理呢?

“针对三类不同的学员,他们之前给出了三种不同的解决方案。其中,常规学员可以转至线上继续学习;出国部考试部学员由另一家培训学校给予公益教学支持;青少学员对接到成都其他品牌青少培训机构。”

韦博英语银石校区一名陈姓学员告诉记者,尽管学校给出了方案,但目前其实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我们根本不接受。”

陈同学介绍道,韦博英语银石校区大概有300-400名学生,其中常规学员占大多数。“那个方案对我们常规的(学员)用都没有。线上(课程)和线下(课程)差别太大了,不仅是价格,课程知识内容都不一样,线上(课程)就是忽悠我们常规学员的。”

银石校区老师登记学员信息

“如果学员无法接受上述方案,也可以先行登记进行退费退课的申请”,此前,韦博英语银石校区某负责登记的老师曾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不过,学员们缴纳的学费都统一收到了总部,我们也需要再向总部进行申请。”

陈同学也进行了相关登记,“作为学员,我们的第一诉求肯定是停止分期付款。学校现在都关了,我们每个月还白白出钱干嘛?”

对学员们提出的“停止分期付款的要求”,银石校区老师向媒体表示,“所有学费都交到了总部,要停分期,我们没有操作权限,但我们在尽力对接,看能不能把分期转嫁到集团债务上。”

最新进展:

曾提出三种解决方案

但目前未能兑现

学员们钱已经交了,如今既上不了课,也退不了钱,到底该怎么办呢。9日,红星新闻记者多次联系成都韦博英语相关工作人员。

9日上午,记者通过学员要到了银石校区某课程顾问微信,但对方并未通过记者的好友验证。“抱歉不能帮到你哈,我们现在还有很多学员信息和问题要帮忙登记,还有自己的生活,(学校停课的)具体情况(我们)知道的也不多。”

在联系课程顾问的同时,记者也多次通过微信联系银石校区原校长,但对方并未做出回复。

9日下午,记者从学员口中得知,目前成都韦博英语三个校区的情况各有不同。“银石校区涉及金额最多,但目前情况较为稳定,到场讨要说法的学员及家长人数减少;龙湖金楠校区了解情况最晚,目前已到派出所备案;苏宁校区在三所校区中情况最为恶劣,无相关人员协助解决问题,校门紧闭,人去楼空。”但银石校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苏宁校区会在下午17点—19点开门,登记学员信息。

韦博英语银石校区重新开了门

9日下午稍晚些时候,记者得知银石校区原校长当前就在办公室。于是,记者再次赶往韦博英语银石校区。与8日的大门紧闭不同,今天,有不少老师都出现在了办公区域。

现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之前,学校针对三类不同的学员,给出过三种不同的解决方案。其中,常规学员可以转至线上继续学习;出国部考试部学员由另一家培训学校给予公益教学支持;青少学员对接到成都其他品牌青少培训机构。

但是截止到9日下午,到底如何处置,上述三种解决方案依然未能进入兑现阶段。

原校长:

在和接手企业积极沟通

或在接管后原班复课

“今天(9日)下午我们主要与接手企业对接了一些细节数据,韦博英语成都片区负责人高四海目前被控制,仍未取得联系”,9日下午,韦博英语银石校区原校长告诉记者,“今天,接手企业来现场看了一下情况,(需要)确定亏损不是很大,对方才可能跟我们去谈接手细节。”

对于工作人员所称的“原班复课”等情况,原校长表示局势尚不明朗,目前还是继续执行之前的解决方案。这位原校长同时表示,从8日晚到9日的沟通来看,接手企业有望接管成都韦博英语三个校区,并希望在下周能够成功复课。

此外,有工作人员称,此前银石校区全体员工都被拖欠了8月份工资,得知学校经营出现问题后,老师们相继离职,但听到复课消息后,出走的老师们也在陆续回来。

实际上,一直在关注成都韦博英语事件走向的,还不止学员和老师们。

据红星新闻往期报道,之前,与韦博英语银石校区合作多年的保洁公司员工曾上门讨薪。对方表示,从7月开始,相关款项就一直未收到。

此外,有学员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8日下午他们到达韦博英语银石校区时,物业已经对其进行断电处理,随后才重新接电。

红星新闻也将持续关注事件进展。

红星新闻记者 沈兴超 刘珂君 蒋超

编辑 刘宇鹏

庞大的预付款,为何没能覆盖韦博英语的开支,钱都哪去了?这是员工和学员最关心的,也是急需高卫宇回应的。

文 |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东山

编辑 | 刘宇翔

摄影 | 赵东山

韦博英语CEO高卫宇又上热搜了,10月21日,他去银行转账时,被学员认出,闹得沸沸扬扬。

想向他讨要回学费的学员不止上海有,家在常州的程萍也是其中之一。10月15日晚十点,程萍毫无征兆地接到其为儿子报名的常州“开心豆”英语培训机构发来的停课通知,一夜之间,“开心豆”的线下教学校区也随之关闭。

“开心豆”是韦博英语旗下独立运营的子品牌,面向2~12岁儿童提供英语及STEM思维培训。10月以来,随着韦博英语成人业务闭店潮的蔓延,不到十天时间,北京、上海、杭州、成都等各地陆续曝出韦博英语培训机构闭店的消息,受此影响,面向儿童业务的“开心豆”也未能幸免。

虽然通知说是“暂时关闭校区”,但程萍依然惶恐不安,她手里还有价值14000元的余课,她觉得,“开心豆”宣称的“暂时性关闭”只是托词,更大的可能是机构维持不下去了,她在天眼查发现,上海韦博文化交流有限公司每天都移除一家对外投资公司,抽逃的迹象很明显。而让她懊悔的是,当初缴费时一时冲动,为儿子一次性缴纳了一年多的课程学费。

现在,程萍是常州市“开心豆”学员家长群中的一员,她告诉《中国企业家》,“韦博常州市开心豆英语培训中心学员超过3000人,平均每个孩子预缴费超过2万元,自己还算是谨慎的,有的家庭甚至预缴9万多学费。”

“开心豆”的闭店也意味着韦博英语培训机构在全业务线上的溃败。根据韦博官网介绍,韦博英语由高卫宇于1998年在上海徐汇创立,以英语口语培训为核心,为6周岁以上人群提供以实用为导向的中外教结合英语课程及相关服务。发展至今,韦博旗下有韦博英语、韦博开心豆少儿英语、韦博嗨英语三大业务板块,覆盖线上线下成人少儿等英语培训场景。截至2018年7月1日,韦博英语在全国60多个城市150多家中心,培训近百万名学员。

这家成立21年的老牌英语培训机构,本来坐拥近百万客户,却仿佛一夜之间就走向了坍塌的边缘,以至于高卫宇被人围着讨要学费。韦博英语为何走到今天,又将如何解决遗留的难题?

被分期的学员

此次受韦博英语大规模闭店影响最大的就是那些预付款的学员,他们很多人已经无课可上,却依旧背负着贷款。

周薇是在2018年4月逛商场时,遇到韦博英语的线下推广,恰好当时她也有自我提升的意愿,所以就决定先听一节课试试。下课之后,本来周薇还打算回家再考虑一下,但在销售人员的劝说下,最终还是当场报了名。

韦博英语课程顾问给周薇推荐的学习计划是一年半的课程,如果当时购买再送半年的课程,一次性付共计34000元,也可以选择分期付,每期不到1600,共计24期38000元。周薇当时觉得按照自己的经济能力,每月不到1600元也能承担,并且定期的支出也能给自己一个压力和提醒,于是就报了名。

之后的日子里,周薇只知道自己每月需要支付给一个叫“度小满”的机构近1600元费用,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背负了贷款。

在2019年10月10日晚上之前,周薇都按照每周2~3次的频率去韦博英语培训中心上课,甚至在10号晚上她还看到有外教在发布上课信息,但是10号晚上周薇突然收到老师在学员群发布的消息,“韦博英语要闭店了,老师们也没领到工资,大家各自想办法吧”。

等到第二天,周薇和其他学员赶到上课地点时,发现韦博英语已经大门紧闭,而物业因为韦博英语拖欠房租也不得不强制停止场地供应,并给韦博英语大门上张贴了法务函。

10月12日,韦博英语创始人高卫宇通过公开信对外回应,“由于内外部的各种原因,我们的业绩持续下滑,成本攀升,公司经营遇到问题。我们陆续做了很多努力,包括战略转型,架构调整,合伙制和转加盟等方式,也包括股东追加投资借款等,但原本既定的融资计划,随着韦博英语板块业绩的持续恶化,同时受近期各类负面舆论的影响不断被推迟。”

眼下的状况让周薇感到无奈。截至目前,周薇还有9700元的课程没有上完,而现在虽然韦博闭店了,但选择分期的学员们却还不得不每月照还贷款。有些2019年9月才报名的学员,更是因此背负了4万多的贷款却无课可上。

周薇和其他学员目前最大的希望是,要么在停课期间,暂停还贷;要么韦博官方能有一个后续的妥善安置方案,学员转到其他机构,硬着头皮把剩下的课程坚持完。

然而,第一种情况很显然不现实,周薇从度小满方面了解到,在签署合同时,度小满已经一次性把学费全部付给了韦博英语,学员必须把学费和利息分期还给度小满。

除了度小满,与韦博英语合作的金融机构还有浦发银行、京东数科、招联消费金融等等。在韦博英语大规模闭店之后,目前只有浦发银行冻结了学员的未出账单,因为与大部分机构选择一次性付清学费给韦博英语不同,只有浦发银行是按月支付给韦博。

对于第二种解决方案,在10月12日高卫宇的回应中,只提到了上海地区成人英语及青少学员的上课安置计划,公开信称,“昂立少儿、朗阁、启德、新航道也在沟通中,都表示愿意接受部分青少学员和出国学员”。

但这也只是计划,目前还没有落实,更多人还是退费无门且只能继续还贷,担心否则个人征信留下不良记录。

预收款去哪了?

资金链断裂导致无法支付员工工资以及场地租金、物业费,是韦博英语短时间内大规模闭店的直接导火索。

在《中国企业家》获得的一份北京6大中心校长及高管与韦博英语华北大区负责人高四海协商谈判的录音中,高四海称,“现在9月份,6所中心营业收入不到200万。今年北京、重庆、乌鲁木齐等各地的兄弟院校,在1~8月份支持了1600万,但还是难以改变经营困难的局面。”

谈判时间在2019年9月23日,当时韦博英语北京的很多培训店甚至已经交不起电费,无法正常营业。

除了北京,别的城市的韦博英语教学点也早有困境。吴军是嘉兴市八佰伴购物中心韦博英语培训店的授课老师,从2019年8月开始,他们的工资就被拖欠,公司先是推迟发薪日,之后又在工资发放上有克扣,只发2400的基本工资,推迟发放绩效奖金,而后者往往占培训讲师薪资组成的较大比例,甚至8月的基本工资也都是直到9月下旬才发出来。

吴军当时已经意识到公司的经营可能有一些问题,但是他还是更愿意相信公司只是遇到短暂困难,应该可以挺过去的,“毕竟20多年的老品牌,何况当时辞职换工作的时机并不好”。

其实在此之前的数月,嘉兴地区的门店刚发生过一起事件,当时“因为经营理念和课程安排意见不合”,韦博英语一个门店的校长被罢免。直到现在,吴军才意识到那可能就是大规模闭店的征兆。

在教育培训从业者潘欣看来,“虽然外界很难判定韦博资金链断裂的具体原因,但根本问题就在于他们把预收款提前花完了。”

近些年,学费分期等金融产品的出现,大大刺激了学员的付费意愿和培训机构的预收能力,但对于培训机构来说,预收款如果用于大规模烧钱获客,但营收无法继续增长的话,将危及资金链。

预收费的增多对企业管理和运转资金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位接近新东方的从业者告诉《中国企业家》,新东方同样是线下起家和预收费,但是新东方会有一个退费准备金,这部分资金永远不会动,以应对学员退费的情况。

其实,关于学员预收费,政府早在2018年就出台过相关政策。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便印发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要求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出发点即是避免出现培训机构一次性收取高额学费后跑路等风险事件。

但韦博英语的很多学员在2019年的预缴费依然是超过3个月。这笔庞大的预付款,为何没能覆盖韦博英语的开支,钱都哪去了?这是员工和学员最关心的,也是急需高卫宇回应的。

经历过韦博闭店这一事件之后,负责物业管理的郑刚在筛选租客时变得谨慎,他没想到做教育培训也有这么大的风险,现在只要是有跟金融机构做产品分期业务的公司,他都不租。

成人英语培训市场的衰落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韦博大规模闭店的背后,是成人英语业务的衰落。

韦博英语创始人高卫宇是上海交通大学1993届计算机系毕业生,此后又获得该校MBA和EMBA学位。

关于高卫宇创办韦博英语的背景和初衷,2016年4月27日发布在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一篇校友采访中写道,“大学期间,高考英语成绩94分(满分100分)的高卫宇却遇到和外国同学无法交流的窘境,这让他痛感国人哑巴英语的教学弊病;工作之后,他更是敏锐察觉到国内在英语口语培训方面的市场空缺,预见到英语口语教育事业大有可为。”

21世纪初,外资企业在中国的发展以及国际交流的加深确实带动了国内的英语学习热潮,也是韦博英语能在全国各地拓展业务的重要基础。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成人英语已经不再像十多年前那样受追捧。英语普及越来越低龄化,线上学习越来越便捷,线下成人英语培训的需求大量减少。

在发展过程中,韦博英语也意识到成人英语的增长乏力,开始要求全国各大门店拓展青少业务,并将针对2~12岁少儿群体的开心豆业务独立运营。韦博英语郑州中心的课程顾问告诉《中国企业家》,他们在2017年就接到总部要求发展青少儿业务的要求,但是公司整体营收状况并不好,这些年成人英语业务在下降,而青少业务也面临各种竞争,效果一般。

事实上,韦博英语的经营困难在很早之前就有征兆,《中国企业家》记者在实地探访韦博英语北京总部崇文门店时发现,韦博原本租用了便宜坊大厦的10层和17层两层办公场地,但是《中国企业家》通过给大厦物业打电话得知,从2019年5月租约到期之后,韦博英语就因为业绩不佳不再租赁第10层的办公场地,缩减到只租第17层。

在多鲸资本创始合伙人姚玉飞看来,线下成人英语培训市场规模在下降,随着教学场景往线上转移,加之线上教学的成本优势,雇佣菲律宾和欧美等国家的外教,在生源和获客方面都大大冲击了韦博英语的业务。

此外,教育培训行业本身也进入一个并购和融资的整合期,华尔街英语已经两度易主,而同样成立于1998年的iTutorGroup则被中国平安入股,被纳入平安整体生态战略体系中。随着成人英语培训市场的规模收缩和行业整合,韦博英语在互联网时代逐渐失去了品牌优势,获客成本大大提高。在潘欣看来,就算是线上,很多成人英语培训发展也并不算好,获客成本高,增长乏力。

韦博的青少儿业务没有拯救得了日渐衰落的成人培训业务,如今反倒被成人培训业务拖垮。程萍目前等待着一个可能无人能给予的回复。

韦博英语闭店后,保洁员吴清花换到了新东方,她说韦博英语的员工一直待她很好,并没有因为她是保洁就看不起她。在办公室里,她正在一件件地清理办公室的旧物,她在韦博英语做了3年多保洁,在她看来韦博是“大公司”、“老品牌”,应该不会拖欠工资,但现在看来,在现实中,并没有什么应该不应该的。

(应采访对象要求,程萍、周薇、吴军、郑刚、吴清花为化名)

。END 。

[ 作者:admin   分类:国考]